2007
07.21

我读孙子兵法-作战第二

孙子曰:凡用兵之法,驰车千驷,革车千乘,带甲十万,千里馈粮,内外之费,宾客之用,胶漆之材,车甲之奉,日费千金,然后十万之师举矣。其用战也胜,久则 钝兵挫锐,攻城则力屈,久暴师则国用不足。夫钝兵挫锐,屈力弹货,则诸侯乘其弊而起,虽有智者,不能善其后矣。故兵闻拙速,未睹巧之久也。夫兵久而国利 者,未之有也。故不尽知用兵之害者,则不能尽知用兵之利也。
善用兵者,役不再籍,粮不三载;取用于国,因粮于敌,故军食可足也。国之贫于师者远输,远输则百姓贫。近于师者贵卖,贵卖则百姓财竭,财竭则急于丘役。力 屈、财殚,中原内虚于家。百姓之费,十去其七;公家之费,破车罢马,甲胄矢弩,戟楯蔽橹,丘牛大车,十去其六。故智将务食于敌。食敌一钟,当吾二十钟,笈 (实为草头下忌)秆一石,当吾二十石。
故杀敌者,怒也;取敌之利者,货也。故车战,得车十乘已上,赏其先得者,而更其旌旗,车杂而乘之,卒善而养之,是谓胜敌而益强。故兵贵胜,不贵久。故知兵之将,生民之司命,国家安危之主也。

孙子说:兴兵打仗一般,要出动战车千辆,辎重车千辆,军队10 万,还要千里运粮;这样前后方的经费,招待外交使节的开支,器材物资的供应,武器装具的制造保养,每天要耗费千金,然后10 万大军才能行动。用这样大的军队作战,就要求速胜。持久就会使军队疲惫、锐气挫伤,减弱战斗力,长期兴兵在外,会使国家财政经济发生困难。如果军队疲惫、 锐气挫伤,军力耗尽、经济枯竭,则列国诸侯就会乘此危机起兵进攻,那时虽有很高明的人,也无法挽回危局了。所以,用兵打仗只听说宁拙而求速胜的,没见过求 巧而久拖的。战争持久对国家有利,是从来没有过的。所以,不能完全了解用兵害处的人,就不能完全了解用兵的好处。
善于用兵的人,不重复征兵,不三次运送;武器装备从国内补给,粮秣从敌国取得,这样,军用粮秣就可以满足了。国家因用兵而导致贫困的,远道运输是个重要原 因;远道运输就会使百姓贫困。靠近军队的地方物价飞涨,物价飞涨就会使百姓财富枯竭;财富枯竭,就急于加征赋税和劳役。军力日益耗尽,财力日益枯竭,国内 就日益空虚。百姓的财物耗去十分之七;公家的资财,由于车破,战马死以及,装备、兵器、战具等的损耗以及辎重车辆的损坏,也要耗去十分之六。所以聪明的将 帅,务求在敌国取得补给。得取敌粮食1钟,相当于从本国运输20钟;夺取敌人饲料1石,相当于从本国运输20石。
杀敌只是由于愤怒;真正要从敌人那里取得的是物资。在车战中,凡缴获战车10辆以上的,要奖赏最先夺得战车的人,并更换上我军的旗帜,混合编人己方车队之 中,对俘虏的士卒要优待和使用他们。这就是所谓战胜敌人而使自己愈加强大。所以用兵作战最贵速胜,而不宜持久。精通用兵之法的将帅,是掌握人民生死命运的 人,是国家安危的主宰。

解说:
本篇从战争对人力、物力和财力的依赖关系出发,着重论述了“兵贵胜,不贵久”的速战速决的进攻战略,并提出了“因粮于敌”,“胜敌而益强”等作战指导原则。首先我们先来解读一下本篇提出的几个重要论点,然后做总评。
第一:庄家的行动以资金为本。
本篇以10万大军兴师为例,从武器后勤补给各个方面进行了概算,军队出征之前,每天就要耗费千金,然后呢,出征之后为了维修补充“破车罢马,甲胄矢弩,戟 楯蔽橹,丘牛大车”,公室就要拿出十分之六的开支。特别是战线越长,运输越困难。这就阐明了战争依赖于经济。那么庄家在股票册操作上也一样,吸筹时间越长 的股票,涨势也就越猛烈,因为庄家要把拉升之前吸筹阶段的钱挣回来,有些股票是缓步上行,这是因为进入主升阶段的条件还不充分,时机还不成熟。庄家每天的 消耗也很大,无论是人力还是情报还是市场的调查以及外交等等,在他们做出决策只前每天的耗费已经很大了,那么决定介入某只股票,需要资金去拾低价筹码,用 尽手段逼出他人手中的筹码,当然这种手段有很多,会在今后的虚实篇中有着重介绍,这个阶段,不但不赚钱,反而会做一些亏本的买卖,好,等筹都吸的差不多 了,开始拉升了,这个就更需要钱了,所以庄家所做的每一步,无论是运用在股票操作上的还是后勤人事社交上的每天都很庞大,所以,股票一旦进入拉升期,它就 会迅速脱离成本区。以保证获利空间。那么这个如何把握,将在形,势两篇中做详细介绍。
第二:不宜久拖
孙子从“不尽知用兵之害者,则不能尽知用兵之利”这一朴素的辩证法思想出发,着重阐述了在进攻作战中速战速决的战略主张。他说:“兵闻拙速,未睹巧之久也。”这话的意思是说,指挥虽拙而求速胜,决不为稳妥而旷日持久。
股市由于其概然性和不确实性的程度较大,因此,总是带有一定程度的冒险性的,所以,实行速战速决的战略是有其客观依据的。
第一:旷日持久上边说了,庄家的一举一动都耗资巨大,庄家的资金也是有限的,他只能承受一定程度上的消耗,如果庄家在发动拉升之前的消耗过大,就会在拉升 的过程中转主动为被动,如果在拉升阶段不能够迅速的脱离成本区,这个更危险,一旦资金耗尽,同样回转为矮打局面,筹码出不出去,有吸引不到跟风盘,自己也 无力上拉,庄家就等于把这个套套在了自己的头上,所以,大多数庄家的操作中的主攻都是猛烈的,迅速的。
第二:庄家与庄家之间也有斗争,并不是天下庄家一条心的,当然同样都是买股票,谁也不会再行动之前先打几个电话通知一下其他庄家,我要买谁谁谁了,你们不 要动啊。这个显然事做不到的,几个庄家同时入主一只股票是很平常的事情,如果在这里打持久战谁都不愿意拉,那么显然对大家都是一个伤害,实力小的庄家也许 最终会撤出,实力大的庄家也会被拖的伤痕累累,同样会面对第一点中提出的问题,本篇中明确指出,如果长期暴师于外,就会造成“钝兵挫锐,屈力殚货,则诸侯 乘其弊而起,虽有智者,不能善其后矣”,当然,还有很多影响因素,比如大势的变化,政策的变动等等.所以,对于进攻性,积极性的操作,主张速站速决的正确 性是毫无置疑的,俗话有说,迟则生变,夜长则梦多,那么是不是说什么都是越快越好呢,也不是,注意,本篇的主题讲的是进攻,无论古今中外,凡是对敌武装实 行战略进攻的一方,无不主张速战速决,反对旷日持久。反之,实行战略防御的一方,都主张持久抗击而反对急于求胜。其所以如此,是由多空双方的目的目标、大 势前提,舆论条件,资金力量等基本条件决定的。
第三:以战养战
为了解决拉升需要和资金补给困难的矛盾,为了减少资金消耗,
本篇中孙子提出“役不再籍,粮不三载,取用于国,因粮于敌”。意思是,征兵不一再的征,粮食不三次的运送;军需从国内取用,粮食在敌国就地解决,他在这段文字中还作了一个1∶20 的效益数量计算:“食敌一钟,当吾二十钟;芨秆一石,当吾二十石,”就是说,从运输成本计算,还是在敌国就地征发划算。采取这种类似“以战养战”的方针既可以“因粮于敌”,“取敌之利”,即军队的作战粮食能在敌国就地解决。又能够减轻后勤供应上的负担,少征老百姓的赋役。
操盘熟练的庄家只起到导火索的作用,之后的拉升大多靠的是散户的跟风盘,记得小时侯大家叫抬轿和坐轿,这样就完全的降低了庄家的运营成本,我们可以看到一 个经过一段时间盘整的股票,一旦封2个以上涨停,就会有第3个第4个第5个,而且成交量越来越小,这种缩量的情况就是庄家已经不再以大资金跟进的表现,也 显示了散户跟风意愿的表现,那么这个时候庄家已经开始准备出货了,他们可以在拉升期间慢慢的出一点货以壮大自己下一步进攻能力,通常出货方式有拉高出货, 逐步打压出货,高位横盘出货,和不计成本的出货四种其中高位横盘出货的后期很有可能演化成不计成本的出,所以这两种出货方式不是上市公司内部发生了什么不 可告人的事情就是庄家内部出问题了,总之是不正常的,没有战略意义的,因为它需要行动的时候它却处于了静止的状态或者一个异常的疯狂状态,这都是被动的表 现,我们都可以说这次庄家的操作,可能遭遇了失败,庄家也不是百战败胜的,当然这里只是打个比方指出几种基本出货方式,其变化还要在虚实篇中做详细介绍。 而逐步打压出货通常是拉高之后的产物,经过主升浪之后,一次突然的向下的袭击,给充满信心的散户一极大的打击,这个时候庄家再杀一个回马枪迅速突破前期高 点,这一打一拉为庄家最大程度洗出了获利筹码,迅速的拉升往往使人热血沸腾甚至相信股票能被拉到天上,再加上突破前期高点这一重要技术支持,散户的跟风热 情要远远大于前期的迅速拉声,所以,庄家这个时候出货那就是尤为的便利了,等庄家手中的货出的差不多了,剩下一些个筹码,可以说无关痛痒,所以采用逐步打 压也好,迅猛的出货以至跌停也好,这个操作对庄家这次整体的操作并没有太大的影响,最终目的是把残余筹码出干净就好。所以,能够调动散户,驱使散户的庄家 才能在股市中越战越强。我们也可以比喻做,散户帮庄家拉一个停板至少相当于庄家自己拉3个停板。
以上,根据本篇中提出的一些问题做了讨论,下边就全篇做一下总结和其他层面的讨论
本篇的中心思想是,兵贵神速,不利持久,道理很明显,夜长梦多,买股票本身不是目的,一旦买进了股票,就是为了卖掉它,当然赚钱越快越好。但是,这里不能 搞教条注意,认为一切庄家在任何时候都是以快为主导,那就是书呆子了,甚至连书呆子都不如的了,因为,我在解读中也多次强调,本篇的论述依据是进攻战,不 是防御战,而且是已经深入一只股票的进攻战,无论是吸筹,拉升,出货都干净利落,讲究讯雷不及掩耳,进攻是有前提的,只哟具备了进攻的条件,才有资格谈论 进攻,什么前提呢,大趋势,政策,以及选定了的股票它的基本条件,等等诸多外在因素制约的,只有时机成熟力量充足的情况下才可能讨论进攻,否则只能防守, 准备,修养生息,不进场,和温和吸筹也是策略,甚至有的时候是高明和远见。
任何事物都是对立统一的,都有两面性,利于攻击的必定不利于防守,进攻利于速剩的,防守必定利于持久,处于迅速拉升的行情必定不利于吸筹,利于吸筹的行情 也必定不利于拉升,顺便说一句,拉升和主力主要资金的出逃其外在客观因素的需求是一样的,所以可以把庄家的操作分为动和静,拉升,出货等动作都是动,而观 望和吸筹或者请仓都可以看作静,这样就好判断了什么情况利于什么样的操作了。世界上没有无条件放之四海皆准的道理,一切都随时间,地点,条件的变化而变 化,忘记了这一点就是客舟求剑了,这个顺势者昌逆势者亡的道理恐怕是人人皆知吧。

暂无回复

添加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