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
08.15

军形第四孙子曰:昔之善战者,先为不可胜,以待敌之可胜。不可胜在己,可胜在敌。故善战者,能为不可胜,不能使敌之可胜。故曰:胜可知而不可为。不可胜者,守也;可胜者,攻也。守则不足,攻则有余。善守者,藏于九地之下,善攻者,动于九天之上,故能自保而全胜也。见胜不过众人之所知,非善之善者也;战胜而天下曰善,非善之善者也。故举秋毫不为多力,见日月不为明目,闻雷霆不为聪耳。古之所谓善战者,胜于易胜者也。 故善战者之胜也,无智名,无勇功。故其战胜不忒,不忒者,其所措必胜,胜已败者也。故善战者,立于不败之地,而不失敌之败也。是故胜兵先胜而后求战,败兵 先战而后求胜。善用兵者,修道而保法;故能为胜败之政。兵法:一曰度,二曰量,三曰数,四曰称,五曰胜。地生度,度生量,量生数,数生称,称生胜。故胜兵若以镒称铢,败兵若以铢称镒。胜者之战民也,若决积水于千仞之溪者,形也。军形就是军队的形式孙子说:从前善于用兵打仗的人,先要创造不被敌人战胜的条件,来等待和寻求战胜敌人的时机。使自己不可被敌人战胜,在于自己的主观努力;能够战胜敌人,在 于敌人有可乘之隙。所以,善于用兵打仗的人,能够做到不被敌人战胜,而不能使敌人必定为我所胜。所以说:胜利可以预见到,但敌人有无可乘之隙,被我打败, 则不能由我而定。不被敌人打败事由于坚固的防守,战胜敌人是由于有效的进攻。防守是由于取胜条件不足,进攻是由于取胜条件有余。善于防守的人,像藏于深不 可知的地下一样,使敌人无形可窥,善于进攻的人,像动作于高不可测的天上一样,使敌人无从防备。所以能保存自己,而又取得全面的的胜利。预见胜利,不超过一般人的见识,不是高明中最高明的;经过力战打了胜仗,普天下人都说好,也不是高明中最高明的。这就像能举起秋毫算不得力大,能看见日月 算不得眼明,能听到雷声算不得耳灵一样。古来所说的善于打仗的人,都是在容易取胜的条件下战胜敌人的。所以,善于打仗的人所取得的胜利。既没有智谋的名 声,也没有勇武的功劳。因为他的取胜是无疑的,其所以无疑,由于他的胜利是建立在确有把握的基础上,他所战胜的敌人是已经处于失败地位的敌人。善于打仗的 人,总是使自己立于不败的地位,而又不放过任何足以战胜敌人的机会。因此,胜利的军队总是先创造取胜的条件,而后才同敌人作战;打败仗的军队。总是先同敌 人作战,而后期求侥幸取胜。善于用兵的人,能够从各方面修治“不可胜”之道,确保必胜之法度,所以能掌握胜败的决定权。兵法上,用五个步骤来估计胜利的可能性:一是度,二是量,三是数,四是称,五是胜,(这里的度,量,数,称,胜解释有广义和狭义之分,就是局部战场和整体 战局),那么我们先说广义的整体战局的这5个方面,敌我双方领土面积的大小的度(古代领土面积可以在很大程度上决定生产力,即使现在也技术可以减弱一部分 领土方面的影响,但是领土大的其资源就一定比领土小的要充分)决定了生产力和物质资源的量,量决定了可以供养的士兵的数,数产生敌我强弱对比的称,称构成 了战争胜负的物质基础。那么狭义的局部方面的则是根据战地地形的险易、广狭、死生等情况,作出利用地形的判断就是地形的可利用度,根据度,得出战场容量大 小的量;根据量,估计双方可能投入兵力的数;根据数,进行衡量对比;判断作战的胜败。所以,胜利的军队对失败的军队、就好比处于以镒称铢的绝对优势的地 位;失败的军队对胜利的军队,就好比处于铢称镒的绝对劣势的地位。胜利者在指挥军队作战,就像决开在8000 尺高处的溪中的积水那样,其势猛不可挡。这是强大的军事实力的表现。解说从本篇开始,就要讲怎么赚钱了,前边都是为怎么赚钱做的准备,本篇主要论述了如何根据客观条件,采取攻守两种不同形式,“自保而全胜”;提出了先使自己立于不败之地,进而求胜的作战指导原则。我们先看要点。第一:创造条件,寻机胜敌本篇的主导思想是”先为不可胜,以待敌之可胜。”。孙子认为,创造条件,积蓄作战力量,使自己立于不败之地,是战胜敌人的客观基础;在这个前提下,去等待和寻求战胜敌人的机会,才能取得胜利。无论是对于庄家还是散户,无疑这是一条制胜的基本法则,先要确定了市场的安全与否,才能参与市场的运动,这个是建立在对市场的各方面的客观因素的调查分 析,已经对自己实际情况的分析对比的基础上的,越是大资金越要保证自己的资金首先不处于危险地位,才能谈论进攻,那么有人说了,最安全的地方就是不入场, 没错,一年四季都入场的人,肯定赚不了钱,但是,不入场那就永远赚不了钱,我们讨论的是怎么在股市中赚钱,如果只是不入场这么简单,那还是存银行好了,还 有点利息,这里的不败之地也是因地制宜,因人而异的。因环境改变而改变,很多人主张脱离大盘看个股,就我个人而言,不主张,毕竟大盘反映了大多数的意愿, 那么首先说了,大盘在进入调整阶段的时候,出局就是最安全的,那么大盘调整接近尾声的时候,买一些强势的,有庄家入主迹象的个股,就事安全的,大盘好的时 候呢,那有句玩笑话说闭着眼打都能赚钱,但是有人问了,那大盘进入调整,接近尾声等等,怎么判断啊,判断方法多种多样,我用的是波浪理论,当然也有一些其 他的理论,这个我不太清楚。那么无论怎么样,就是说,客观因素允许出现行情的时候,就是安全,客观因素制约行情的时候,这个就危险了。本篇有一句话说的很 好,不败的条件是自己创造的,战胜取决于抓住对手的失误,这就是说,先做到胸有成竹,再进行操作。这才是高明的炒家,赚那些一定可以赚到的钱。当然这需要 经验和技术的支持。散户想战胜庄家是不可能的,但是,发现并揣摩庄家的运动是可以并且必须作到的。第二:灵活运用攻防两种作战形式攻守是战争的两种基本形式,我们在上一篇讲过,可以把它分为动和静来代替攻和守,这样就好理解了。孙子说:“不可胜者守也;可胜者攻也,守则不足,攻则有 余。”那么同样的一句话运用到散户和庄家身上是截然不同的,对散户而言,静就是离场,动就是入局,对庄家我们上篇也讲过,只要是秘密进行的,不表露在外的 行为都是静,无论是离场还是吸筹,只要是有明显动作体现的,拉升,出货,打压,震仓,就都是动,守则不足,攻则有余,就是说庄家没有采取行动的时候,那是 因为他没有足够的条件去打胜仗,他一旦有动作,那就说明时机快来了,或者说,他准备的差不多了,这个时候,庄家所处的地位是相对安全的,他用足够的大资金 锁定了大部分的筹码,又有大于剩余市值的足够的资金,这时候,庄家就站在了不败之地,我们可以打个比方,被庄家一方锁定的筹码,处于中立状态,其他流动在 市场的筹码就是彼,庄家手中的可流动资金就是己,庄家只要算好了这比帐,那就能先制之于不败之地而后求胜,如果明确了低我双方的实力对比,那么打胜仗是必 定的事情。至于这场胜仗打的漂亮与否就要先看看谋攻里说的内容了。另外,动静要着眼于迷惑对方造成错觉。拉升时,变化无常,使其他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出货好;防御时,隐秘莫测,使对方不知道什么时候买入好。这就是他所说 的:“善守者,藏于九地之下;善攻者,动于九天之上以及《虚实》中说的:“故善攻者,敌不知其所守;善守者,敌不知其所攻。”本篇对于动静、陪赚的论述十 分谨慎,只表示:采取静可以做到保全自己,但能不能取得利益,不打包票、那要看是什么样的客观条件,所谓“可胜在敌”。静只是“自保”的作战形式,要取得 利益,还必须采取动的形式,所谓“可胜者攻也”。对于动的操作,本书中所提倡的胜利,仍然贯穿了“全胜”思想。在本篇中,对于“全胜”的战略思想作了更进 一步的发挥,提出“胜于易胜”的指寻原则。“胜于易胜”就是打好打的敌人,赚好赚的钱,在容易完成动作的条件下同对方周旋,也就引出顺势而为,因地制宜的 操作方针,这个方针也是贯穿全书的一个重要指导方针。这样操作起来就像雷公打豆腐,石头砸鸡蛋一样容易。赚钱,如果在预测上,“见胜不过众人之所知”,如 果在结局上“战胜而大下曰善”,都是“非善之善者也”。那么赚什么样的钱才是本篇中的标准呢?那就是:“无智名,无勇功。故其战胜不忒,不忒者,其所措必 胜,胜已败者也。”赚那些稳赚的钱,要做到“胜于易胜”,就要靠操盘人员充分发挥能动作用,采取各种措施,善于从各方面修治“不赔钱”之道,确保必胜之法 度,掌握赔赚的主动权(即“修道而保法”,“能为胜败之政”第三,敌对双方实力的对比,是作战胜负的基础本篇提出一个十分重要的战斗力计算问题。这是孙子继《始计》战略运筹(庙算)‘之后,又在战术范围内把数量分析引进到军事领域之中。他说:战斗力可按照 度、量、数、称、胜依次进行计算。进行流通市值和自己资金的对比分析就是度,根据流通盘计算出可容纳资金的量,根据量来决定打算投入的资金数,称是指需要 多少资金去锁定多少筹码,剩下的流通筹码和手中资金的对比,根据双方的强弱来判断作战能力,决定作战计划,高明的庄稼可以驱使散户为其服务,这在谋攻有介 绍,这种庄家往往可以以最小的投入取得最大的利润,它的运做基点就是以形造势,其更深层的运动在后几章都有详细介绍,本章着重介绍作为庄家,他所必须的资 金调动图,就是资金的分布与计算,这个是制造利润物质基础,试问一个只有几十万,就算成百上千万的散户,他能够制造出行情吗,肯定是不能。所以要想制造行 情必须有物质基础,并且对他先做好合理的部署与安排才能最大限度的提高操作的效率。张预在注释中引李靖兵法说:“教士犹布棋于盘,若无画路,棋安用之?”本篇孙子这一战术计算说的是“安营布阵之法”也就是资金的部署和分配。因此,这样资金分配合理的股票一旦发起进攻,就加同蓄积于高山之水。一经决开,奔腾而下,不可抵御。按照孙子这样去指导操作,就如同陈皞在注释中所说的,可以做到“筹不虚运,策不徒发”。每一布局都仔细计划,慎重行动,非有十分把握决不贸然用兵,自能战必胜,攻必克。以上由本篇提出的几个要点做了讨论,下边就全文做一下总结。并提出一个我个人的,对我个人操作有重要制导的一个思想,当然只是个人意见。先着重说一下散户的心理吧,进入股市的目的是为了赚钱,无论庄家,散户都一样,因此有没有赚到钱往往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所以有人就认为,股市中只有赔赚,没有其他选择,这个是不对的,还有一种情况,就是和局,孙子很明白这个掉里,所以他没有把战争绝对化,而是提出了善于用 兵的人,要作到不被人战胜,却未必能保证战胜敌人的思想,能否赚到钱不是仅仅靠主观愿望就可以实现的,庄家是这样,散户更应该了解这一点,因为胜利取决于 2个方面,一个事我方优势,二一个敌方的劣势,这些都取决于诸多客观因素,如果双方这种因素的对比相互抵消,趋于平衡,那么酒会相持不下,谁也无法打败 谁,所以,胜可知,而不可为,这就是说胜利可以预测但不能仅凭主观愿望强求,所以,不获全胜,决不罢兵,在股市里作为信心的支柱是可贵的,但是,取胜是有 条件的,否则,就是盲目的蛮干,结果可能并不理想,所以明智的投资者应该敢于接受和面对和局。孙子告诉我们,只有先立于不败之地,才有资格讨论胜负,为着最后的胜利,我们首先要保证立于不败之地,这我们完全可以办到。永远立于不败之地就是意味着胜利,这对于我们来说也许更重要,更具有现实意义。我个人认为,止损位,和止赢位,坚决要不的,这些都是拐杖,总有一天我们要脱离拐杖用两只脚走路的,那就是要作到买,必赚,卖,随心所欲。就象本篇所讲, 如果没有必赚的把握,那还不如不入场,卖的时候呢,卖在庄家出货的时候,庄家和散户抢跑道,那是抢不过的,所以散户对庄家的时候一定要发挥这些,为数甚少 的优势,清楚认识自己和庄家的敌我的关系的转换,才能够取得收益,简单的打一个比方,当庄家吸筹完成,希望拉升的时候,你帮他锁定一部分筹码,这时候庄家 和我就是一条战线,那么股价上去了,都想出货,这个时候利益就出现分歧了,那他就变成了敌,所以,千万不要追求什么最高价出货,那是非常危险的想法,出货 就应该在好出的时候,庄家抢跑道抢不过你的出去,以保持全胜,股市是一系列极端的变化,发展到极端了,就会出现变化,这是自然的规律。

暂无回复

添加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