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
03.02

Mary Lou Jepsen 并没有打算发明一种叫上网本(netbook)的电脑,然后让电脑行业朝着颠倒的方向发展。她只不过是想创造一种超级便宜的笔记本电脑。2005 年,作为 LCD 液晶显示屏技术的先驱,Jepsen 接手了一项负责领导和研发一款新的机器,也就是后来被称为“One Laptop per Child(每个孩子一台电脑)”的 OLPC 项目。这个项目是由 MIT 媒体实验室的梦想家尼古拉·尼葛洛庞蒂(Nicholas Negroponte)牵的头,Jepsen 作为项目的首席技术官,目的是为发展中国家的孩子们开发出一种廉价的笔记本。这种笔记本可接入 Wi-Fi 网络、拥有彩色显示屏和标准全键盘——售价大约 100 美元左右。以这个价格,第三世界的政府们能够采购数百万台这样的电脑,将它们免费分发给农村地区的孩子们。此外,它还需要体积比较小、对极端环境适应力非常强、而且能够在耗电很小的情况下运行。“世界上,有一半左右的孩子们不能够正常有规律的获得电力”,Jepsen 指出。

这些苛刻的条件限制强迫她必须想出各种办法。她选用闪存取代通常的硬盘作为电脑的存储设备,就是你的 U 盘里的那种,因为它不仅耗电很小,而且当它坠落到地上的时候也不容易损坏。在软件方面,她选择 Linux 和其他免费或开源的软件,以节省从微软购买的费用。她选择 AMD Geode 处理器,虽然它速度不是很快,但耗电量很小。而且作为显示屏技术专家,她还设计了一种独有的 LCD 面板,能够检测当前屏幕上显示的图像是否是静态的(比如当你在阅读一篇文档的时候),如果是的话,主处理器会自动关闭以节省宝贵的电量。

为了制造这台代号为 XO-1 的笔记本,OLPC 项目雇用了台湾的制造公司广达(Quanta),它可能算不上是家喻户晓的名字,不过广达(Quanta)是全球最大的笔记本制造商。很可能,此刻你桌子上的那台电脑的很多零部件都是广达制造的,甚至包括设计,无论它是来自苹果、戴尔,还是惠普。像大多数台湾的电脑制造商一样,广达雇用了不少这个星球上最顶尖的工程师。他们解决了许多Jepsen 遇到的最有挑战性的工程难题。到 2007 年,OLPC 终于出炉了。这个世界上落后地区的孩子们也有可能拥有他们自己的笔记本——不过价格不只100 美元,比这个价格还要高不少。

很大程度上是从 OLPC 项目获得的灵感,还包括一些对 OLPC 的恐惧,华硕(Asustek)——广达(Quanta)在台湾的主要竞争对手,也是全球第七大笔记本制造商——开始生产自己的廉价且性能也较低笔记本。与OLPC 一样,这种笔记本也采用廉价的方式使用 Linux 操作系统、闪存和只有 7 英寸大小的显示屏,没有 DVD 光驱,也不足以运行像 Photoshop 这样的大程序。事实上,华硕(Asustek)刻意强调它的主要功能是查看电子邮件、上网冲浪。华硕预计,这种廉价笔记本主要顾客是,儿童、老年人、以及印度或中国那些负担不起1000 美元的电脑的新兴阶层。

但事情发展却并非像原先预计的那样,当华硕 2007 年秋季推出 Eee PC 之后,仅几个月的时间总计 35 万台的库存全部售完,但这些 Eee PC 并不是被那些贫穷国家的人们买走,而是被西欧和美国的中产阶级消费者购买,这些人希望拥有自己的第二台电脑,可以方便地放进手提包里,随时随地地访问 YouTube 或者Facebook 。很快主流的个人电脑品牌,戴尔、惠普和联想纷纷跟上,到了 08 年秋季时,几乎美国的所有电脑制造商都匆忙推出自己的 400 美元左右上网本(Netbook)进入这一市场。

所有的这一切,当你回过头来看时,你会觉得事情前进的路线是令人难以置信的怪异。上网本(Netbook)打乱了电脑硬件生意的所有法则。传统上,个人电脑总是沿着从高端市场向大众市场扩展的路线。PC 制造商们会首先在高端产品上采用新技术和功能,然后再推广到大众市场。但多年之后,这股变革终于波及到了低端产品。

尽管 Jepsen 的设计最终在向上流动,但她在创造一台适合穷人们使用的笔记本的过程中,也向传统 PC 用户展示了一点:其实他们并不想从笔记上获得更多的功能——他们希望少一些。

细节一瞥:笔记本 VS. 上网本

许多上网本放弃了高速的板载处理器和很占空间的硬盘,取而代之的是各种在线软件和容量更小但速度更快的固态硬盘。结果呢?一台强大的机器诞生了,但价格只要原来的三分之一。

netbook_vs_Laptop

截至 2008 年底,华硕已经售出了 500 万台上网本,其他品牌总计售出了1000 万台。(欧洲的消费者对上网本尤其热衷,欧洲市场上网本的销量比美国多出 8 倍。)仅用了一年时间,上网本的发货量已占到全球笔记本发货量的 7% ,明年预计将达到 12%

“我们一开始是在为了金字塔的底部的人们而进行创造,”Jepsen 说:“但现在金字塔顶部的人们也想要它们。”上网本,这种上滴(trickle-up)式的创新,如果不是先革了计算机行业的命,最终也会重新塑造计算机行业的面貌。

此刻,我正在使用上网本写这个故事。如果你碰巧从我的背后看一眼,你会发现我的上网本桌面上只有两个图标:一个火狐(Firefox)浏览器和一个回收站,其他的什么都没有。

因为我花在电脑上的 95% 的时间都是在浏览器内进行,更新我的Twitter 和Facebook ,还有写博客。Meebo.com 让我能够同时登录多个即时通讯的账户。Last.fm 给我播放音乐,webmail 处理邮件。我使用 Google Docs 进行文字处理,如果我需要录制视频,我可以直接通过摄像头录制然后上传到 YouTube 。哦,我想起来了,因为我的上网本上几乎从不存储文件,我得考虑一下是不是把回收站的图标也去掉。

上网本已经终结了电脑的性能之战。过去,当你走进电子产品商店购买电脑时,你总是捡你能够买得起的产品中性能最好的买。因为,谁知道呢?也许有一天你需要玩一下尖端的视频游戏,或者编辑一下你拍摄的视频杰作。过去 15 年来,PC 行业通过不断推进产品升级以强迫我们本能地对性能产生怀疑。英特尔和 AMD 从不间断地推出更高速的芯片,硬盘容量的增长如脱缰野马般飞速,内存一再打破新纪录,高端图像显卡让你能在 17 寸的笔记本屏幕上播放蓝光电影。这些梦幻般的机器几乎可以做任何事情。

不过,这里有一个圈套:在绝大部分时间,我们几乎不做任何事情。我们共同的任务只是——处理电子邮件、上网、观看网络视频——只需很小的处理能力即可。只有很少的一部分人,比如图形设计师或核心游戏玩家,他们需要跟结实的机器。多年以来几乎没人意识到,PC 行业的运作已经很像汽车业在销售 SUV :他们不断推出这些愚蠢而强大的机器仅仅因为它们的利润很高,而消费者们则在幻想或许有一天会驾驶它去越野,但事实上等买回家之后他们却从不这样做。而软件开发者们则正好利用这些剩余的计算能力,编写体积越来越庞大的软件和操作系统。

而上网本所做的,事实上,只不过是把这个时钟拨慢:这些机器的性能只有笔记本四年前的水平,而四年前的水平(或多或少)已经足够了。“常规电脑已经如此之快,以至于你根本分辨不出 1.6 千兆和 2 千兆有什么区别,”微星(MSI)美国区销售副总裁 Andy Tung 表示,这家台湾公司推出了 Wind 上网本。“我们能够区别一秒和两秒,但却不能分辨出万分之一秒和万分之二秒。”对当前大多数的计算任务来说,最大的性能阻力不在机器内部,而是计算机的外部。如果你的 Wi-Fi 信号足够强,Twitter 还会掉线吗?

上网本证明,我们现在开始明白个人电脑到底是用来干什么。换句话说,只有很少的一些事情要做,而且几乎全部是在线操作的。这正是华硕的顿悟,他们创造了一台价格低于 300 美元的笔记本,但是如果不联网,这台设备几乎没有任何意义。考虑一下:Eee 最初的闪存容量只有 4GB ,小到你不得不把所有的照片、视频和文档都存储在网上——还要尽可能少地安装本地软件——因为你的机器内部几乎没有空间容纳。

上网本证明“云计算”并不只是天花乱坠的炒作,设计一台电脑,将它的各种工作外包给“云”已经很现实。云“尾巴”正在摇摆这只硬件“狗”。

大多数消费者几乎从未听说过台湾的那些安静的、也不出名的 PC 公司,但过去 30 年以来,他们一直居于那些最重要的硬件产品的幕后。广达(Quanta)最先在 80 年代获得关注,因为他们聪明地采用填鸭式的办法将各种零部件组装成自己的笔记本。然后,到了 2001 年苹果和他们签约,由他们从头到脚代工制造 PowerBook G4 笔记本。G4 获得了惊人的成功,广达(Quanta)也开始为其他主流电脑制造商进行工程设计。华硕(Asustek)和微星(MSI)也是台湾笔记本世界的另外两个巨人,他们的分支业务还从主板扩展到其他各种产品,从液晶电视到手机。这些公司非常的庞大:广达(Quanta)去年的销售收入达到 250 亿美元,比亚马逊(Amazon.com)、德州仪器(Texas Instruments)或电子艺界(Electronic Arts)这样的公司还大。

尽管这些台湾的制造公司在著名 PC 品牌面前还保持低调,但他们这些年来吸取的技术经验和知识足以按吨来计算。比如,1988 年当英特尔造出第一款 X486 芯片后,英特尔自己还没有解决主板兼容性的问题,华硕已赶在他们前面推出了可以兼容的主板。后来,华硕又为苹果制造笔记本零部件。前苹果公司的经理,现在在 DisplaySearch 做 LCD 市场分析师的 John Jacobs 回忆说:“十次有九次,当我们说‘跳’的时候,华硕会说‘需要跳多高?’,这说明华硕学到的东西非常多。”

不过虽然他们很成功,但在戴尔、惠普和苹果这样的大公司眼里,像华硕和微星这样的公司仍是局外人。所以当华硕推出 Eee 上网本时,有好几个月他们都没有做出任何反应。“所有的其他品牌都在想‘哦,这是粪便’,”华硕全球营销主管 Lillian Lin 回忆说。

戴尔和惠普这样的公司不会成为 400 美元笔记本的先驱,因为他们能够以1000 美元的价格卖出笔记本。为什么要把好好的事情弄得一团糟呢?而微星根本没有自己的笔记本业务,华硕自有品牌的笔记本业务也比较小,主要在亚洲和欧洲,后来这家台湾不再沉迷于销售 SUV 级的笔记本,他们能够像本田(Honda)一样突袭小型、高效的款型。多年在利润率极低的主板市场生存的经历也让他们知道如何制造便宜的产品。

在《创新者的困境》(The Innovator’s Dilemma)一书中,克莱顿·克里斯汀生(Clayton Christensen)著名的论断是:真正的创新者只会来自于新贵,因为既有的获益公司很少愿意颠倒他们现有的商业模式。“上网本就是发生在 PC 行业的典型的克里斯汀生式的破坏性创新,” Willy Shih 说,作为哈佛商学院的教授,他的研究案例是广达(Quanta)在 OLPC 项目中的工作和华硕(Asustek)开发上网本。

Willy Shih 认为,这些台湾的公司已经在事实上对 PC 行业产生了巨大影响。在美国,人们把品牌和营销看作生意的核心职能部门,因为它们能说服人们去购买什么。但华硕证明,公司真正的杠杆是制造人们想要的产品。这些台湾的公司具有那种曾经用来描述美国的 geek 式聪明,但这种精神已随着我们的产业基础一起逐渐萎缩了。就笔记本制造业而言,台湾实际上占据着几乎整个市场,全球任何其他地方的笔记本制造量都微不足道。

如果你几年前问一家台湾硬件制造公司的 CEO ,他们与戴尔、惠普和苹果的关系怎样,他们会告诉你:美国的公司做品牌和销售,把设计和制造工作外包给台湾公司。但如果你今天问他们同样的问题,他们的说法会完全相反。“当我现在跟他们讨论时,”Willy Shih 笑着说:“他们说‘我们把品牌和销售外包给每美国公司’。”

“那 Photoshop 怎么办呢?”这是那些把上网本看作小孩玩具的人们最标准的反驳。当然,只有 1.6 GHz 的芯片和 Linux 操作系统用来处理电子邮件、观看YouTube 还可以。但要是你需要做一些真正的计算,比如一些复杂的图片编辑?“云”就帮不了你了,他们嘲笑着说。

在狭义上,的确如此:一个真正强大的软件,比如 Adobe Photoshop,需要高速的处理器。不过请看一下我的经历:今年春季,当我的常规 Windows XP 笔记本出现了一天两次崩溃,我把硬盘格式化了。然后重新安装了系统,但我找不到了 Photoshop 安装光盘。我就没管这事儿了——但一个星期之后,我写博客需要修改一张图片,我就在网上找到了 FotoFlexer,基于网页的免费图片编辑工具之一,我把照片上传上去,在一分钟之内我进行了裁切、增加色彩饱和度,还有锐化照片。

自那之后,我就再没有用过 Photoshop 。

请记住,我很喜欢 Photoshop 。我并不想制造任何意识形态的观点,比如我多么前沿,或者我多么讨厌付费盒装软件。只不过是寻找 Photoshop 安装盘的麻烦已经超过了使用 FotoFlexer 的便利。这个基于网页的应用仅 900 KB ,“平均到每个用户而言,它的速度其实很快,”Arbor Labs 实验室的 CEO Sharam Shirazi 告诉我,是他开发了这个应用。

我的 Photoshop 经历只不过是一个例子,用来解释软件行业正在发生改变。过去,软件开发者们被迫让软件的体积越来越大、功能越来越多,因为他们不得不猜想用户可能要做什么。但是,如果你的软件是在“云”上运行,你就能够知道用户此刻正在做什么——你可以实时看到。Shirazi 的公司发现,FotoFlexer 的用户很少做复杂的图片编辑,使用频率最高的工具是在图片上添加文字或者用鼠标涂鸦写字。再看看 Writely 这个应用,它最终被 Google 买走成为 Google Docs 中的文字处理软件:当 Sam Shillace 第一次将其发布上线时,他惊讶地发现,用户们使用最多的功能是多个用户共同编辑一篇文档。

“过去的情况是,我购买了一个绘图软件,我就获得了 5000 多种功能,但我根本不知道其中的 2000 多种功能在哪儿,我得到它只是为了以防万一,”Shillace 说:“而今天,哪个软件最容易使用,哪个软件有网络版成了关键。这些软件在功能上平等竞争,但在体积方面绝对算不上平等竞争。”

上网本的价格如此便宜,它正在重新塑造 PC 产业的基本经济学。去年 10 月份,英国移动运营商沃达丰(Vodafone)为其用户提供了一项新选择:如果用户与沃达丰签订为期两年的高速无线数据服务,沃达丰将免费送给用户一台戴尔 Mini 9 上网本。但这并不是一台免费电脑,毕竟,沃达丰从用户那里获得的 1800 美元两年服务费用完全可以负担的起送出一台上网本。(12月份,Radioshack 也提供了类似的选择,任何签订为期两年 AT&T 3G 服务的用户可以获得一台价值 99 美元的 Aspire 上网本。)

这些信号表明,计算机产业正在朝着与手机产业经济学的方向发展:硬件只是个必需品,向它收费很难,而真正有价值的,人们愿意为之付出高价的是——通讯能力。

上网本让 PC 行业打了一个又热又冷的战栗。没错,开辟一个新的产品种类固然很好。但在这个新的产品种类上,他们发现连赚 10 美分都难以置信地困难。300 美元的价格,勉强比零部件的成本高一点——甚至有时候还不够。“这一类产品的利润率几乎不存在,”Paul Goldenberg 轻笑着说,他是 Digital Gadgets 的总经理,该公司推出了一系列 Sylvania 品牌的上网本。“每个人都在说‘我们正在赔钱,不过最终我们会以量取胜的,不是吗?’”

PC 行业的几乎每一家公司,他们既有的策略和计划都被上网本连根拔起。08 年夏季微软决定停止销售 Windows XP ,让用户升级利润更高的 Vista 。但是,当 Linux 咆哮着冲向上网本的大门时,微软立刻改变了主意,决定延长 XP 销售期两年——专门为了上网本。许多专家认为,微软只能向上网本的 XP 操作系统收 15 美元,比之前 XP 售价的 1/4 还要低。(微软公司的副总裁 Brad Brooks 向我担保,他们能够从上网本操作系统上赚到大钱,而且还会确保下一代操作系统,Windows 7 也能够在上网本上运行——上网本运行 Vista 非常困难。)他的伙伴,英特尔已经向上网本制造商售出了数百万块低耗能的 Atom 芯片 。“我们认为,这将会成为我们的下一个十亿美元的市场,”英特尔的技术营销主管 Anil Nanduri 表示——不过有一点他没说:一颗 Atom 芯片的利润只有常规笔记本高速芯片利润的很小一部分。

现在 PC 行业内最大的恐惧在于,他们创造的 300 美元的设备如此之好,以至于人们觉得不再需要花 1000 美元去买一台便携电脑。他们祈求上网本仍然是“第二次购买”——当你有了一个常规笔记本之后,再去购买你的第二台上网本。但同样可能的是,下次当你要换笔记本时,你会走进商店并问自己:“我平常只是上上网、看看邮件,为什么要买一台价格那么高的设备呢?”到那天来临时,微软、英特尔、戴尔、惠普或者联想,他们中的一些可能要倒闭了。

这个结果可能并不来自美国之手。事实上,在美国——上网本才刚刚起飞——可能难以领会上网本在欧洲和亚洲的流行程度和对行业面貌的改造。正如 Shih 告诉我的:“我曾与台湾的一家主要笔记本制造商的 CEO 谈话,他说‘这些地方是我的下一个十亿用户的来源’,他没有提到美国,他指的是金砖四国——巴西、俄罗斯、印度和中国——这里有数十亿对价格很敏感的用户。而这些制造商的决定——选择 Windows 还是 Linux 操作系统?微软的软件,还是免费的云应用?——都将对未来几年计算机行业的演化产生巨大的影响。”

上网本可能还会推动价格极低、重量很轻的计算机的诞生。“如果你的每件事情都是在网上完成,最终上网本会变成一块屏幕加一个无线芯片,你还需要主板吗?”OLPC 的设计师 Mary Lou Jepsen 说。“特别是,如果你要想电池的寿命更长,为何不用只用一个屏幕和一块真正便宜的只要 2~5 美元无线芯片制造电脑。”云计算也将强大到让今天的我们觉得不可思议。AMD 正在开发实验性的 3D 图形服务器机群,它可以运行高端视频游戏,并将图形流式传输到移动设备上,让你可以在一台没有板载处理器的设备上玩最尖端的视频游戏。AMD 的营销副总裁 Patrick Moorehead 回忆到,07 年的时候,游戏玩家需要购买特别强大的台式机,升级内存,装载 600 美元的显卡才能玩《孤岛危机》(Crysis):“现在想像一下,有个服务器机群在运行Crysis ,然后将视频流式传输到你的 iPhone 或者上网本,你只需要发送向量(Vectors)就能够控制游戏。”

因为这是硬件的未来:对小部分需要高性能设备的用户,PC 制造商会推出速度更强劲、更酷热——采用水冷却技术、屏幕与宽屏液晶电视一样大,售价 2000 美元的机器;而对于其他的用户——火车上需要找点资料的律师、渴望把所有东西都放进手提包的女士们——上网本将会统治,这是小机器的崛起。

译完这篇 Clive Thompson(克莱夫·汤普森)在《连线》发表的关于时下最热门的上网本(Netbook)的文章,很大程度上改变了我对上网本前途的看法。

回想起了英特尔前 CEO 安迪·格鲁夫在《只有偏执狂才能生存》一书中提到的故事:

他们那一代人对计算机的感知并不像我们大多数,“计算机=个人电脑”,因为他们经历了 1980 年代之前传统的大型机阶段,所以当大型机逐渐被“微机”(一个已经被遗忘很久的对个人电脑的称呼,也是“微软-Microsoft” 名字的来源)取代后,他们也在担心,计算机是否会朝着更加小型化的方向发展,因为对未来的误判可能会造成公司战略上的错误——正是“个人电脑”的趋势让英特尔果断决定把主要业务从存储器切换到处理器。

他们无法预测未来,所以采取的验证未来的办法——安迪·格鲁夫让英特尔在内部自己尝试制造更加小型的计算机设备,以验证超小型计算机是否有前途,后来我们也听到不少关于英特尔制造的长条形的上网设备的消息。英特尔的最大竞争对手 AMD 自然也不能坐视不管,他们也在实验自己的 PIC 上网设备,为未来探路。据说同一时期,甲骨文公司的拉里·埃里森也对超小型上网设备的前途着迷,也进行类似的尝试。

不过,或许是这些先见之明早于了时代的环境,无论是硬件水平,还是网络技术,这些小型上网设备的尝试都在一个尚未成熟的大环境中进行,所以最终的结果可想而知。

上网本无疑是当初的那些失败尝试的复活,由大型机(集中计算)- 微型机(分布计算)- 超小型机(云计算)这条演化之路终究还是来了。硬件水平是重要的一方面,1.6 GHz 的低功耗单核 Atom 芯片在五年前也是难以做到的,当前上网本的小容量或许也会随着存储器的摩尔定律而消失。但更重要的“云计算”技术让上网的能力不再受制于硬件水平——这个统治 PC 产业几十年的基础正在变得薄弱。亚马逊开始把云计算服务当作产品来卖,计算机硬件的利润也越来越薄,或者有一天“云计算”就像我们去缴手机费一样成为 PC 产业的主要利润来源。

当然了,我无法预测常规电脑是否会消失,这让人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毕竟,几天前上网本在我眼里还是鸡肋的“小朋友的玩具”,但当我们真的只需要一块“显示屏+无线芯片”就能够让强大的云端帮我们完成所有操作的时候,那时我们再来讨论这个问题吧。

【本文原载:Wired ,作者:Clive Thompson ,原文在此

暂无回复

添加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