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
12.25

アフリカ

アフリカはこれです

4028747458_e1ccff370d_o.jpg

これは地図です

2009
07.22

中日之间的文化交流史上,有着许多有趣味也有意味的事。从大的方面说,有两个时期的情形特别引人注目。一是在中国唐 代,一是在近代。在唐代,是日本贪婪地向中国学习,甚至是在与中国文化接触后,大和民族才首次与文字遭遇,从此才学会了书写。日语的“假名”(字母)不过 是汉字的变体。而在近代,则是中国拼命地向日本学习。别的方面且不论,仅就语言文字方面说,在近代,倒是日本成了汉语的输出国。日本“汉语”,冲击着东亚 各国的语言系统,当然也大量进入中国的汉语中,成为中国人日常语言的重要组成部分。

继续阅读全文 >>

2009
06.02

奥利卡的诗

不要在我的墓碑前哭泣,

我不在那里,我没有长眠。

我是凛冽的寒风,

掠过诺森德的雪原。

我是温柔的春雨,

滋润着西部荒野的麦田。

我是清幽的黎明,

弥漫在荆棘谷的林间。

我是雄浑的鼓声,

飞越纳格兰的云端。

我是温暖的群星,

点缀达纳苏斯的夜晚。

我是高歌的飞鸟,

留存于美好的人间。

不要在我的墓碑前哭泣,

我不在那里,我从未长眠。

2009
05.12

test

にほんごテスト

中文测试

logo.gif

2009
04.30

风声雷声很多年之后,3G这场雨,终于开始掉雨点了。

我一直没太明白,到底谁需要3G?在我看来,从2G到3G,就像从Windows XP到Vista,有人求之若渴,有人并不买账。

用户升级操作系统,首先是微软需要,微软的营收计划一直是按照隔几年来一次系统升级安排的。其次,硬件厂商需要升级,新的操作系统,总是意味着更快的CPU,更大的内存和硬盘,更多的功能整合等等。周期性的系统升级,拉动了一整条产业链。Linux不能成为PC消费市场的主流,除了用户习惯和推广成本上的原因,还因为Linux社区既不保证对更高的硬件性能的需求,也不保证规划中的产品可以按时发货(比较起来,微软是一家多么计划经济的公司啊)。

可是,当用户的需求不再是更复杂的软件和更快的硬件,Windows对PC产业的拉动作用就开始削弱。Vista的不温不火,可以说明一部分问题。上网本的热卖,可以说明另外一部分问题。

那么3G呢?谁真正需要它?

4000亿元的3G建设投资,让这个问题变得很明显。电信设备制造商最需要3G,就像PC厂商需要新的Windows一样。政府也需要3G,至少它可以拉动一大块内需。民族3G标准需要3G,炒3G概念的基金、股民需要3G,瞄着3G望梅止渴很多年的手机网站需要3G,在3G上砸了很多钱的PE/VC需要3G……还有吗?

还有,运营商。尽管中国已经拥有全球最大的手机用户群,但中国移动的增长并未停止,今年一季度仍然实现了同比9.2%的收入增长。在全球运营商苦闷又郁闷的今天,中国移动靠4.77亿用户的支持,一个季度赚252亿元,每天净赚2.8亿。2G这块老蛋糕有多肥美?就这么肥美。中国移动这样的土财主,差不多是被硬绑到3G战车上的,日子过得正舒坦,谁乐意把宝押给一个不可预知的未来?

当然,对中国联通这种在竞争中处于劣势的运营商,以及中国电信这种几乎没有移动业务的运营商,3G可能意味着一次难得的翻盘机会。谁都想当土财主,即使不能取代中国移动,三足鼎立也相当不错。所以,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可能真的需要3G,就像赌输的人总会寄希望于下一把。

但是,打电话这件事,2G已经几乎做到了极致,3G没法帮运营商榨取更多电话费。3G运营商将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电信运营商,打电话就能打出上千亿利润的时代,将随着3G业务的成熟而宣告终结。所以,我并不认为运营商真的喜欢3G,它们期望的那个3G,可能是在保留巨额电话费的同时,增加一些高价零售带宽的业务,就像它们在2G上所做的那样。三大运营商公布的3G资费标准,证实了我的想法。这时候我又觉得,其实它们不需要3G,它们需要的只是收费。

对了,我忘了说用户。用户需要3G吗?好吧,用户需要更好的移动宽带体验,需要随时随地可以访问的互联网,需要更丰富更具特色的移动应用。至于这些需要是不是要由3G来满足,谁在乎?如果3G压根承载不了这样的需求,老天,我们干吗要劳民伤财地折腾3G?2G不是挺好吗,打打电话,发发短信,偶尔WAP一下。

也许,我们需要的那个无处不在的移动互联网,要等到运营商灭绝之后才会出现。在此之前,2G会存在很久。